加载中,请稍等...
 ;人物简介 | 作品欣赏 | 拍卖精品 | 相关文章 | 留言评价

赵之谦(1829-1884)


赵之谦《硃笔堂判文书横幅》纸本行书 27.4×227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释文:点名单(姓名年龄略)。万馄锜等甫获一衿.即以健讼为事,殊 属不知自爱。此案经前县断,令万后得加捐宗祠经费。该生等具 结复翻,已将万启峋发学看管,传证续讯。兹据该生等供,伊始 祖坟山自康熙初年立碑禁葬,道光中因万后得之父巨川葬坟,涉 讼复经押迁。现在万后得又将伊祖捡骸盗葬,以修理祠字为词, 该生等但知有祖有禁碑不容添葬,即使所葬并收押迁旧穴,亦不 容其添葬等语。讯据万后得供称,伊父盗葬涉讼之时,伊尚幼稚 不知详,审此次葬坟係因宗祠倾圮,经族中尊长劝令,捐修伊出 钱三百六十千文,族众公议准在禁碑外葬坟三棺,立有字据呈验 讯。万开弟等供万后得捐钱修祠属实。伊始祖坟上虽立有禁碑。 然自乾隆以后添葬甚多,万后得所葬处所离禁碑尚远,与以辑 之,墓毗连实与祖坟并无伤碍。族长万晋善庆久居甯化,字据上 并未画押,房长及支房首长均係在场公议,允许收万后得贿嘱捏 造,且万氏宗支散处城乡及外府县甚多。修祠修谱之举,向来城 中子姓绝不过问,此次万后得葬坟各房并无异议。独城中一房内 地一支之子孙万焜锜出面具控,该生等曾以理义相劝,坚执不 从。万义贵亦并无受贿串盗各等语。本县调查道光年间旧卷,兵 燹无存。据两造所呈山图,则乾隆以后添葬累累,若论议禁之, 后不应添葬则当一律押迁,若论族谊攸关,推之亲亲仁氏之训, 不忍咎及枯骨,亦许留坟祭扫。今万焜锜等徒以为祖立名,意存 缠讼,不顾尊长,不顾前断,若仅惩其逞刁恃符,虽咎有应得, 转不足以诛其心而正其罪。此寨万后得不捐钱修祠,何能添葬。 及祠已修成,兴讼押迁,以五名生员之私言,斥一族尊长之公, 据断无如此办法。万焜锜等既称但知有祖,即是应首捐修祠之 人。着即日措缴钱三百六十千文发还万后得,使万后得无可藉 口,即以见后生等。真知敬祖,并非假公济私方可,饬万后得押 迁其从前所葬。各坟凡在伊始祖墓后者,亦当一律迁徙,仍着万 焜锜徧谕族众起迁,倘有不遵,均惟万焜锜等是问。万焜锜、万 启峋、万方平、万清瀚均发儒学收管,一面移请申饬。俟万焜锜 等缴钱后再传,万后得等具领覆讯,究断此谕。字据一纸暂存。
钤印:俊卿(朱文)、 古鄣(朱文)、 吴俊卿印(白文)、安吉吴俊昌石(白文)、春生沱草(朱文)、内记??(朱文)

说明: 此为赵之谦(无闷)以硃笔所写的堂判文书,内容是万焜锜等为祖 坟迁葬之事在同族间的一场讼案官司。朱笔行书劲健流畅,自然的流露 而少有习气之俗,生动而有韵味。朱书上有吴昌硕钤印三方,朱书后还 有其长跋,书法俊秀流畅,一气贯之。跋中称颂无闷的办案才学,自愧 昔时当“东安令”的“谏攔乏教,学听断无可传”之境况,并称之谦堂 判文书“朱书千余言,霞光耀人目,狂草如张颠,可当格言读”。

【资料来源】《吴风赵格》——吴让之赵之谦书画印珍品展(浙江省博物馆 2016.9.22-11.30)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