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等...

 人物简介 | 作品欣赏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刘中使帖


    颜真卿《刘中使帖》约书于大历十年(775年)。墨迹。行书,信札。28.5×43.1厘米。凡8行,计41 字。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又称《瀛州帖》,著录首见宋《宣和书谱》,无书写年月。《刘中使帖》是颜行草书中字体最大的。文曰:“近闻刘中使至瀛州,吴希光已降。足慰海隅之心耳。又闻磁州为卢子期所围,舍利将军擒获之。吁足慰也。”

   是帖流传有绪。据《清河书画舫》:“颜真卿大字《瀛州帖》,为宋宣和御府 故物,元初藏张可与家。”又据帖后王芝题跋: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王芝曾从张啸江处以陆柬之《兰亭诗》、欧阳询《卜商帖》易得。明嘉靖间归项元汴“天籁 阁”,后辗转落入厂肆。民初归李石曾。帖内钤有“三槐”、“悦生”二半印,“ 绍兴”、“张晏私印”、“王芝”、“项元汴印”等鉴藏印。后有元王英孙、鲜于 枢、张彦清、白湛渊、田师孟及明文衡山、董思白等题识。明《戏鸿堂》帖亦有刻入。

    刘中使,名刘清潭。大历十年(公元七九四)投降朝廷的前安禄山、史思明部将田承嗣又发动叛乱,占据瀛州等地,又派卢子期围瀛州,朝廷派兵攻击,吴希光投降,卢子期被擒押解京师,于十一月处死。当时颜真卿年已六十七岁,时在湖州任上,听到唐军两次军事胜利消息传来,情绪激昂,书写了此手札。手札中未提卢子期处死,故应是是年十一月前写的。  

    这件作品,历来为书家们所重。元代鲜于枢评论说:“英风烈气见于笔端”张宴也称赞说:“观其运笔点画,端有闻捷慷慨效忠之态”。 明代文徵明认为在颜书存世墨迹中“此帖为最”。全帖气势磅礴, 笔力纵横矫健,呈现出一股英气豪爽之风度,运笔强劲秀拔,字与字之间的转笔处,时有牵丝实连,时有笔断意不断,运笔流畅,一气呵成。“耳”字末笔拖长竟占一行,其欣慰之情,借此线条一抒为快。且情无尽,意未完,故其下半篇之字比上半篇更大,如心之舒,而线条更加遒逸联绵。第五行二字相联,六行三字相联,七行四字相联,又似情激不已。董其昌称其“郁屈瑰奇,于二王法外别有异趣”。

颜真卿《刘中使帖》(感谢书友庄建威提供)

释文:
近闻刘中使至瀛州,吴希光已降。足慰海隅之心耳。又闻磁州为卢子期所围,舍利将军擒获之。吁足慰也。

附录:片纸千金的《刘中使帖》
(来源:陈振濂 著《历代书法欣赏》)

    据宋代《宦和书谱》所载,颜真卿的墨迹在宣和内府藏有二十八种,这当然是个十分罕见的数字。几个传世的著名法帖如《争座位》、《蔡明远》、《竹山堂诗》、《刘太冲》、《祭侄帖》、《刘中使》、《湖州帖》等,尽皆囊括入内。而对这些作品作一梳理之后,我对《刘中使帖》在颜真卿短简尺牍中的突出地位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以为:除去象《祭侄》这样的长篇巨制之外,除去颜真卿的碑书之外,《刘中使帖》鹤立鸡群,不但在颜书中首屈一指,即使在古今诸名家法书中亦是不可多得的神品。

    说它是神品,首先即是有感于它竟是如此恰到好处地体现出颜书的强筋特点。事实上,颜筋柳骨分别是指他们的楷书呵言,行草未必包括在内。但以一人书风特征的协调性,在楷与行草中本来应该有些许共同之处。柳公权对“骨”的理解,无论就楷书《神策军碑》或行草《蒙诏帖》,均有表现,属于协调者;颜真卿的楷书如《颜勤礼》,《颜家庙》等碑与行草《争座位帖》、《祭侄帖》相比,楷书强“筋”感觉强烈而行草则点画锐利、冲击力很大,却是两种不同的基调。在唐代诸公中,欧阳询近柳而虞世南近颜,欧协调而虞不协调,这只要把《梦奠帖》与《汝南公主墓志》分别与欧虞的楷书作时比即可明了。

    《刘中使帖》却让我们重温颜书强筋的特征。所谓“点如坠石,画如复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四句,足以当之。特别是屈金发弩之比,用以揭示此帖中的线条弹性之美可谓一语中的。在颜书宽博的结构共同制约下,我们更多地可从此帖中窥出线条运动时的丰润感与弹性之美,我以为这是《刘中使帖》中透射出的最强度的审美信息。此外,线条在环绕连带时所呈现出的顿挫分明、肯定果断的笔势,也使我们在品其丰润之外不得不同时顾及到此帖的刚健一面。如“耳”字的长笔直下,其势迅疾,其意遒劲,而线条则颇如颜真卿对张旭所叙述的写书心得:“锥划沙”。

    “近闻刘中使至瀛州,吴希光已降。足慰海隅之心耳。又闻磁州为卢子期所围,舍利将军擒获之。吁!足慰也。”在唐室叛乱四起的多事之秋,颜真卿忠心国事的拳拳之心,岂必只《祭侄帖》有之?《刘中使帖》的文辞,再加上它那遒劲的线条形象,不也同样使我们一窥忠贯日月的耿耿之心?

参考:清人钱沣《临刘中使帖》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