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等...

 魏晋南北朝书法概况 | 代表作品人物 | 相关文章

刘根等人造像


《刘根等人造像碑》39.5×144㎝ 北魏正光五年(524年)五月刻 河南省博物院藏

《刘根等人造像》 中间造像

  《刘根等人造像》全称《刘根卌一人等造像》,北魏正光五年(524年)五月刻。清光绪年间在洛阳城东韩旗屯村出土。归开封郑清湖,1936年始归河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前身)。该碑为卧碑式造像碑,石灰岩质。几乎竖界三等分,中间为线刻释迦说法图,左右为“佛弟子刘根卌一人等敬造刊记”和题名,正书,像前记十九行,行十七字。题名十七行。前四行直行,后作四列。从四侧和背面皆为毛茬以及造像记中有“敬造三级砖浮图一区”等语看,此碑应系嵌在一座砖塔上的铭记。

  《刘根造像碑》雕刻中间释迦说法图,画面中的主尊释迦牟尼高内髻,面相清俊秀丽,外着双领下垂式通肩大衣,内着僧祗支,胸前束带打结,右侧衣襟甩向左臂绕肘下垂,手施说法印。结跏趺坐于方形束腰须弥座上,右足外露,裙裾覆搭座之上部。有莲瓣形火焰纹背光和圆形头光与身光相连。上部的圆形华盖上刻山花蕉叶、莲花、莲瓣、三角垂珠等纹饰,四条幡带悬垂于背光前后。主尊前方左右各刻二身供养菩萨,头束花髻,颈佩项饰,帔帛绕肩在身前交叉穿环下垂至膝际后上扬穿肘下垂,下着长裙,跣足立于莲花座上,有椭圆形头光。在菩萨的外侧和身后各刻六个弟子,其中左菩萨外侧年青弟子为阿难,右菩萨外侧一老者为迦叶。菩萨身后的十个弟子形象各异,其中右边五弟子均为光头比丘形象,而左边五人形象怪异,骨瘦如柴,多位老者应是外道仙人,其中头梳螺髻者应为辟支佛,这是河南佛教造像中较早出现的辟支佛形象。后有山石树木点缀其间,整幅画面表现的是释迦牟尼在鹿野苑说法的场景。这种题材的出现,对东魏、北齐的造像产生了积极影响,成为北齐造像题材的主要内容。

《刘根等人造像记》

《刘根等人造像》局部图片由书友逍遥法外扫描制作)

  画面左刻造像记19行,满行17字,其中铭记中“刘根”二字刻意做了突出处理。右刻造像主题名18行。录文如下:

  夫水尽则影亡,谷盈则响灭。娑罗现北首之期,负杖发山类之叹,物分以然,理趣无爽,故优填恋道,铸真金以写灵容;目连慕德,剋(刻)旃檀而图圣像。违愿儵忽尚或如斯,况刘根等托于冥冥之中,生于千载之下,进不值鷲岭。初轩退未,遇龙华宝驾而不豫殖微因,心存祈问,何以拔此昏?疆远邀三会,树因菩提者,必资缘于善友,入海求珍者,亦恁导于水师。故世王之愆藉耆婆而晓,须达之倒假门神而悟,由此而言,自金刚以还,未有不须友而成者也。于此迭相将动异心,影附法义之众,遂至册(四十)人有余,各竭己家珍,并劝一切仰为皇帝陛下、皇太后、中宫、眷属、士官、僚庶、法界有形,敬造三级砖浮图一区,藉此徽因,周满世性,慧云弥布,慧波洪澍,令一切含零悉入智海。学穷首楞,究竟常果,大誓庄严,理无虚应,十方净觉,现为我证。

大魏正光五年岁次甲辰五月庚戌朔三十日已卯造讫。佛弟子刘根卌一人等敬造刊记。

侍中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左卫将军、御史中尉领领左右武阳县开国公侯刚;

前将军武卫将军领细作令宁国伯乞伏宝;

武卫将军景明寺都将元衍;

冠军将军中散大夫华林都将领右卫司马孟永。

浮图主段永、浮图主赵导、浮图主刘根、浮图主祝显、浮图主邢升、浮图主袁茂、浮图主张纂、浮图主刘显、浮图主赵贵、斋主王道隆、唯那主刘根、唯那主张纂、唯那潘伯年、邑子刘升、王俊、郝神、张道、成拼、李迁、吴奴、王标、仪延、韩句、王明、王隆、田龟、耿洛、程烦、沮显、朱达、黄和、李文、孟颖、卑周、王奇、蔡雄、常起、王欣、綦檀、张雪、张老、伯俊、赵宾、董珍。

  造像记中所涉及的供养人,有的是北魏时期的名人,《魏书》中多有记载,如:侯刚,《魏书》卷九十三有传,死于孝昌二年(公元526年),洛阳出土的“魏侍中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武阳公志”中对侯刚的生平记载甚详,其官职与刘根造像碑所记相符。

乞伏宝,《魏书》“乞伏保”传中有简略记载。1928年洛阳白鹿庄出土的北魏永熙二年(公元533年)“魏故使持节都督河凉二州诸军事武卫大将军河州剌史宁伯国乞伏君墓志”,对其生平有详细记载,志文记载与刘根造像碑所记基本相符,但造像碑中所记“领细作令”,传、志均无记载。《魏书?官氏志》有“将作大匠”,亦未见“领细作令”官职,当是负责建筑相关工种(诸作)的官职。南朝设置有“细作令”,北齐和隋设有“细作署令”,系管理工程建筑方面的职官。

  元衍,《魏书》卷十九有传,阳平王新成之子,传云:“颐弟衍,字安乐,赐爵广陵侯,位梁州剌史……” 《魏书》所记官衔中无“武卫将军、景明寺都将”等职官,刘根造像碑题记可补史书之阙。


附录:《典雅大方显情趣茂密峻整显气象》
——《刘根等造像》的艺术特色(谷国伟 《青少年书法:青年版》 , 2009 (2))

  南北朝书法以魏碑为最胜,是汉代隶书向唐代楷书发展过渡时期的书法,其中涌现出了如《张猛龙碑》、《刘根等造像》、《张黑女墓志》等大量的传世佳作。此后的一些书法家、理论家、清石学家、史学家对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刘根等造像》便是其中一个颇具代表性的造像书法。

  《刘根等造像》,全称《刘根卌一人造像记》。北魏正光五年(公元五二四年)五月刻石,清光绪年间出土于洛阳城东韩旗屯村西,归开封郑清湖。书体为正书,像前记十九行,每行十七字,题名十七行。前四行直行,后作四列。

《刘根等造像》整体风格以切笔为主,典雅大方,峻峭严整。最大的特点就是用笔刚健,劲健雄峻,切笔入纸,更如断金切玉,干净利落,沉着痛快。《刘根等造像》刻工也非常的精细讲究,从而成就了该造像书法的主体风格。该造像书法在字的造型上,中宫紧收,内紧外松,收放自如,并且造型奇特,奇正相生。与同时期稍晚一些的《张黑女墓志》(公元五三一年刻石)相比较,从字型结构、字法而言,《张黑女墓志》受此造像书法的影响显而易见。《刘根等造像》从字的结构特征上而言,字型多呈扁平状,“因字立形”的特征非常明显,特别是在后四列,因只有竖格的框定,而无横格的界定限制,字距缩小并且距离不一,显得参差错落,别有情趣。

余以为,《刘根等造像》的艺术价值在于其笔法和结字方法。如前所述,该造像用笔跌宕起伏,变化丰富,极大的增加了字的内在美和意趣。从单字来看,一些横画用弧线处之,一些笔画或收或放,或长或短,或俯或仰。对于一些相同的笔画,千变万化,入笔或圆或方,或正或斜,千姿百态,气象万千。字型多以险势处之,既能造险,又能破之,妙趣横生,大大的丰富了该造像的神采。《刘根等造像》虽然以切笔为主,一些露锋的出现更增添了几许情趣。一些字中含有“人”的,常常撇画以竖画代之,捺以点代之;还有一些字通过对一些笔画进行伸缩、挪让、移位、穿插,既增加了疏密的对比,又丰富了字的神态和意趣,显得舒展开阔。

从整体章法看,单字的造型注定了章法的构成,整体看来,点画对比明朗,中间的一些空格,使得疏密对比更加明显。加之无横格限定的四列,字字机杼,左右辉映成趣,气息通畅,风格极为突出,章法形式也很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刘根等造像》是造像中的一个典范代表,对于魏碑学习者而言,的确有非常高的学习和借鉴价值。

【资料参考】

河南省博物院网站(王景荃)
《中国书法全集》-17-三国两晋南北朝-造像题记二(荣宝斋 刘正成主编)
《造像书法选编》(荣宝斋 王均、张建平撰写整理)